在科比战斗的地方,她用自己的方式诠释“曼巴精神”

在科比战斗的地方,她用自己的方式诠释“曼巴精神”

2月24日晚,斯台普斯中心,科比追思会。

这可能是最近这些年来,NBA球场里最群星璀璨的一次集结。除了现役的NBA顶流外,拉塞尔、韦斯特、贾巴尔、乔帮主、魔术师约翰逊、禅师杰克逊、奥尼尔、加索尔等NBA传奇也全部出席。

你也许记住了乔帮主流泪满面的自嘲,“我本不想来参加追思会,因为我不想在接下来几年里看到我哭泣的表情包。”

也记住了他对科比的吐槽:“他经常凌晨两点半给我发短信吵醒我,跟我谈论三角进攻、假动作的问题,这让我很恼火。”

你也许记住了奥尼尔曝光的科比回怼他关于不传球的话,“团队(team)里没有我(i),但混蛋(motherfucker)里有我(me)。”

也记住了他一贯的幽默天性,“我会把所有招数都教会给你的女儿们,除了罚球。”

西方文化不像中国传统文化严肃正统,追思会并不总是被最沉痛的语言填满,哽咽并不是表达悲伤的唯一方式。但是,有些话分明又会让你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不过,在这个夜晚的斯台普斯,所有在世的人们中,主角只有一个:瓦妮莎。

科比的意外离世,让全世界球迷陷入悲痛,但是最伤心欲绝的人一定是瓦妮莎。因为科比是她一生挚爱,在飞机坠落的那一瞬间,她不仅失去了心爱的丈夫,也失去了心爱的女儿。科比和gigi走得太突然,没来得及跟瓦妮莎来一句道别。

在数万名送别者面前,在几千万收看直播的观众注视下,瓦妮莎就这样站在舞台中央。对于球员和主持人而言,这些都习以为常,但对于瓦妮莎这是第一次。

他曾经无数次坐在场边,带着孩子,看着丈夫在场上carry着一切,接受掌声和欢呼,但这一次主角成了她自己,孤独的自己。

刚上台,瓦妮莎就是几次深呼吸,还没开口,眼睛已被泪水填满。

很多人第一次听到瓦妮莎的声音。虽然已经37岁了,但声音却像年轻女孩。只是讲着讲着,便会被哽咽打断。

她的话,不像乔帮主和奥胖有那么多梗,也没有提及太多科比在篮球领域的成就和伟大,而是有的只是生活里最真实的科比和gigi的画像,而这些都是源自深深的爱。

“Gigi的笑容就如同阳光一样灿烂,科比总是说她和我很像,小小的脸上是我的样子,同时她也拥有我的性格,还爱挖苦别人。内心里,Gigi温柔且令人喜爱,她拥有着最甜美、纯净的微笑。”

“她自信又不高傲,乐于教别人东西,她会在学校里教男孩子打篮球。她可能会成为WNBA最好的球员。”

大概每一位温柔的母亲眼里,自己的孩子都是这样一个天使吧,只是想到天使与自己从此天各一方,瓦妮莎的泪水便止不住的流,“我甚至没有机会在她结婚的日子告诉她,她有多美丽。”

如果那一刻,在天堂的科比看到瓦妮莎这样悲痛地怀念女儿,一定也是揪着心般的痛苦,因为科比是那么爱自己的孩子,爱护着整个家庭。

“科比会带Natalia(大女儿)看电影,《哈利波特》或者最新的《星球大战》,希望大女儿未来能够接管公司;科比会带Bianka(三女儿)到公园闲逛,最后一次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天傍晚;科比非常擅长哄Capri(小女儿)睡觉,他有自己的诀窍。”瓦妮莎这样描述着科比跟女儿们的亲情,言语里悲伤夹杂着骄傲,“他是爸爸界的MVP。”

接下来,是瓦妮莎怀念与科比一起走过的那些日子。

“从我17岁开始,我们就在一起了,我是他的初恋、他的妻子,也是最好的朋友、守护者。我热情似火,他冷静如冰,有时候我们也会互换角色,他是我最出色的丈夫。”

瓦妮莎说,科比生前是一个非常浪漫的男人。每到情人节或是结婚纪念日,总会给自己送上惊喜。科比曾将电影《恋恋笔记本》中女主角所穿的蓝色裙子和笔记本送给瓦妮莎,“他希望我们像电影里那样慢慢变老。他是世界上最出色的丈夫,他对我的爱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,我是火焰他就是寒冰,他是我的一切。”

就在去世前几周,科比给瓦妮莎发了一条甜蜜的信息,提到希望两人有更多的时间共处,“只有我们两个人,没有孩子。”只是,再没有机会去实现这个愿望,瓦妮莎说她非常感激这条信息,这对她来说意义非凡。

“我们经常说,希望可以做一对有趣的外公外婆,他一定会成为最酷的外公。可惜他无法带领女儿们走入婚姻殿堂了,但我希望女儿们可以记得,你们有一位杰出的父亲。”

悼念的最后,瓦妮莎已经悲痛到不能自已,“宝贝,你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Gigi,我也会照顾好Natalia、Bianka和Capri,我们依然是最好的一家人。我们爱你们,想念你们,希望你们能够安息,直到我们再次相见的那一天。”在乔帮主的搀扶下,瓦妮莎缓缓走下了舞台中央,此刻斯台普斯全场起立为她送去了掌声。

这掌声中既有鼓励,更有敬意。

22分钟的悼念,当着世界的目光,去分享关于科比和gigi生活中每一个小细节,是需要很大勇气的。而且,瓦妮莎并没有以冰冷的一面面对所有人,因为乔丹和奥尼尔的发言,瓦妮莎也被逗笑了两次。她在努力让自己坚强,因为她知道,还有三个孩子需要自己去照顾,去看着他们长大。

如奥尼尔所言,“本以为站在这么多人面前分享科比的故事,会是在科比入选名人堂的推荐人演讲,没想到却是他的追思会。”不只是奥尼尔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科比以这么突然的方式离开。我们或许也无法理解,瓦妮莎这20多天时间她经历过怎么的心路。

她被鲜花簇拥,站在24×24英尺的舞台,被人群拥戴,被乔帮主搀扶,她用这一晚的优雅告诉科比:我会用你的方式替你告别,那些掌声欢呼还是给你的,我的爱人。